新笔趣阁 > 言情小说 > 狼与兄弟 > 【4429】食堂

狼与兄弟_纯银耳坠_ 【4429】食堂本文链接https://www.xbqg.la/2_2094/1570206.html


    他从边上刚要说话呢,王赢抬手示意了一下“不用跟着,多她一个,少她一个,改变不了什么问题,她刚刚有句话说的实话,荆棘的等级制度森严,她能摸到骑士就不软,更别提哈利那边了,而且哈利现在都已经有准备了,更不好找了,我们慢慢碰吧,实在不行,就先把这群人埋了再说。”王赢说完,自己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茅草看着王赢走了,转身拉住了边上的李康“阿康,你等一下,我有点事情问你。”茅草显得十分的严肃认真,李康眉头一皱,赶忙点了点头,茅草这会儿“咳咳”的咳嗽了两声,把自己的钩子挂在腰上,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脖颈,一边还呼啦了呼啦自己头顶的发行,紧跟着,突然之间就把自己的眼睛闭上了,这一下整的李康也有点蒙了,茅草这会儿抬手一指自己“别看我这双眼睛,你就说实话,说心里话,我和外面那个白毛小子比起来,哪个人更帅气一些,你说实话,李康,我就相信你,你不会说谎。”

    李康当即就愣住了,他还以为茅草要干啥呢,他哪儿有心思和茅草理论这些,想到这,他随手一指“你比那个白毛小子帅多了!”李康这一句话说完,茅草“哈哈哈!”的就大笑了起来,他这会儿睁开眼睛,伸手指着自己“我就说嘛,我问了我这么多兄弟了,他们都说我比那个白毛小子帅多了,连未浪都这么说,结果那老娘们居然说我丑,老子无非是眼睛有点问题,人无完人多正常啊是不是?可是我年龄大啊,男人越老越成熟,越老越吃香,是不是?那白毛小子和我比什么?欧美人的审美都这样吗……”

    几分钟以后,李康,王赢他们坐在了一辆车子上面,车辆正在缓缓的行驶,李康盯着窗户外面的景色,正在发呆呢,这会儿,王赢从边上拍了拍李康的肩膀“康哥,给你看个东西。”李康转头的时候,王赢递给了李康一块手掌大小的六边形物体,李康拿在手里,仔细一看,这是一块类似于令牌的之类的东西,手掌大小,纯金打造,令牌上面刻有一匹气势磅礴,带有双翼的血狼,脚踩山河日月,仰空长啸,整体做工极为惊喜,这一看就知道是难得一见的宝贝啊,他把令牌翻过来,背面刻画的是一副群狼噬狮的图案,侧面刻着三个标准楷体大字,金狼令。

    李康看着这令牌,还在发呆呢,王赢从边上开口了“这是金狼令,以后如果我不在的时候,或者说我出什么事情了,见金狼令就跟看见我本人一样,我会和所有的兄弟们都交代一下的,那个什么,这金狼令上面有六大细微防伪标识,我挨个说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银子,你好好的整这个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能干啥,我现在朝不保夕的,哪天自己的命丢了,总得有个人把狼巢维持下去。就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别老说这些不吉利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吉不吉利的,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祸兮旦福,没人知道自己明天是什么样,放心吧,康哥,我可不想死,我会努力好好活着的,但是金狼令的事情,不管如何,你一定要铭记于心,知道吗,我会挨个通知所有人的……”

    北天路,维龙大营,夜幕缓缓的降临了,维龙躺在床上,来回翻滚着身体,根本就睡不着觉,他从晚上吃过饭躺倒床上,到现在,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,先后已经上了七八趟厕所了,整个人都近乎拉虚了,他满头的虚汗,这会儿,肚子又疼痛了起来,维龙赶忙起身,坐在厕所,拉也拉不出来了,实在是难受,好一会的功夫,他从厕所里面出来了“景伟,景伟!”他连续叫喊了两声,这会儿,这会儿,房间外面的警卫员,推开大门进来了,景伟的脸色也不太好看,他看着维龙“怎么了,将军!”

    “帮我去找大夫过来,给我找点药,我这俩小时跑了七八趟厕所了,实在坚持不住了。太难受了。”维龙话音刚落,景伟从边上跟着开口“啊,将军,你也闹肚子了啊,我也一直闹肚子呢,这是咋回事啊。是不是晚上咱们吃的东西有问题,您等一下,我马上去给您找大夫。”景伟一边开口,一边转身就离开了,他前脚刚走,维龙的小腹又疼痛了起来,他躺在床上,气喘吁吁的,满身大汗啊,虚的要死。

    也就是十几分钟不到的时间,景伟捂着自己的小腹跑进来了“将军,不好了,不好了!”景伟显得有些惊慌失措,他这一说,维龙一咬牙,当即就爬起来了,维龙还是很有气势的,看着这一脸惊慌失措的景伟,他起身就是一声叫骂“慌什么!看看你像什么样子!”维龙这一声怒吼,让景伟当即就站直了身体,他也是满头虚汗,咬着牙冲着维龙敬礼“报告将军,我们,我们近乎一多半儿的士兵,都在闹肚子,医护室的所有大夫,也都开始闹肚子了,吃药根本止不住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维龙听见这句话的时候,心里面一惊,脸上的表情也变了“难道我们的用水有问题吗?不可能啊!”维龙说完之后,就自我否认了“我们修建大营的时候,完全特意的修建的供水供电系统,就防着狼巢这一手呢,怎么可能会出问题呢?”他一边说,一边继续道“王赢他们也不敢乱来吧,现在王赢都不在狼巢,莫非是杜氏派系?”维龙一边琢磨,一边又摇头“那也不应该啊,难道就是小概率的偶然意外事件吗?”他一边琢磨,一边看着景伟“马上安排没事的人,去调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,另外,马上和瓦努奈阁下汇报情况,通知所有人,严加戒备,尤其是给我盯好了狼巢,还有楠汐大营那边的情况,有任何情况,马上汇报!听见了吗!”

    维龙也是真的经验丰富,他前脚吩咐完,景伟捂着自己的小腹就出去安排了,维龙这会儿更没有睡觉的心思了,他坐立不安,赶忙起身推开房间大门,再房间外面,整个营地内,放眼可见的到处都是捂着自己小腹来回奔跑的士兵,因为厕所的位置实在有限,很多士兵甚至于已经完全控制不住了,拉裤兜子的,随便找个地方解决的,千姿百态,这一切维龙都看在眼里,他一脸严肃的表情,心里面越来越紧张了。

    虽然大部分的士兵都是这样的,但是还是有极少数一部分士兵是没事的,这些士兵站岗的站岗,帮忙的帮忙,一个一个的也都挺纳闷的,不停的摸着自己的脑袋,看着周围的士兵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很快就有眼尖的士兵,发现维龙出来了,自己将军捂着小腹出来了,这几个士兵赶忙就跑过来了,他们走到维龙的身边,抬手敬礼“将军,您没事吧?需要我们做什么!”这几个人士兵一边说,一边就把维龙给扶住了,还有一个人回房间拿出来了一把椅子,让维龙也坐下来了。

    维龙上下打量着这几个士兵,从边上深呼吸了一口气“你们都没有闹肚子,对吗?”这几个士兵统一的点了点头,维龙紧跟着问道“那为什么你们会没有事情呢,你们和他们喝的水不一样吗?赶紧,仔细的想想,你们为什么没事!”维龙这一问,可把这几个士兵都给难坏了,这几个人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也嘀咕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没事啊,可是就是没事啊。”“对啊,但是他们都闹肚子了,咱们没有闹啊,难道是因为咱们没喝水的原因吗?”“怎么可能,咱们也天天喝水啊,而且我刚刚还喝了呢,大家喝的都是一样的,我中午还和武子豪喝的一杯水呢,结果他现在拉的都虚脱了,我这也没事啊,肯定不是水的问题啊。”“那不是水的问题难道是体质的问题吗?咱们几个的体质也不算好的啊,不对啊!”“这到底是什么问题啊。”这几个人你一句话,我一句话的,好半天都没有说出来点什么有用的事情,这里面也有一个明显的心眼比较多的士兵,他一直没有开口,看着他们说的差不多了,他从边上开口了“将军,我觉得肯定不是水源的问题,我们都喝水了,体质问题也不会,这么多人都闹肚子,这是明显的哪个大环节出了问题,我觉得八成是食堂的问题”

    “那六个食堂一起出问题就太扯淡了吧?更何况,咱们也去食堂吃饭了啊!”边上的一个士兵跟着开口,他刚说完,这士兵就反驳他“咱们晚上去食堂的时候,去的时间有点晚,食堂都没有什么吃的了,饭菜都吃的差不多了,咱们几个最后一人吃了一碗面条,你们还记着呢吗?别的咱们都没吃啊!面条肯定是没事,就那么点东西,那别的食物,保不准又啥事啊,这都是两个窗口啊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这个士兵一说,维龙从边上点了点头“马上把六个食堂的所有负责人,还有所有食堂的员工全都给我集合过来,速度快点!”维龙这一说,边上的士兵赶跑去吩咐了,维龙就在门口坐着,他也没力气动了,也就是十几分钟的时间,六个大食堂的负责人全都站在了维龙的正前方,再他们的后面,是上千口子食堂工作的员工,密密麻麻的,把维龙的房间正门口这边都给站满堵死了,这些食堂的工作人员都是没有任何事情的,因为他们吃的东西一直都和士兵吃的不是一批,都是等着士兵打完饭走了,他们自己再重新弄点小灶自己吃的。现在这会儿,几个食堂的负责人,也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,这几个人现在也都有些害怕了,从边上嘀嘀咕咕了半天,都没有嘀咕出来个所以然来,这一千多个人,怎么查啊,最主要的是这样的事情其实是非常非常恐怖的,如果真的是有人下药了,这些药要是毒药的话,那就足够让整个维龙大营覆灭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