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言情小说 > 家有王妃 >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夜遇

家有王妃_墨子白_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夜遇本文链接https://www.xbqg.la/2_2083/1570203.html


    有花贵人在前边挡着,蓝柳清的日子好过很多,皇后不再让人盯着她,她的身子自然也慢慢好了起来,偶尔出门走一走,原先对她充满敌意的那些人,虽然还是不待见她,却也懒得冷嘲热讽,她们的精力全放在花贵人身上去了,每天前庭都会有些小道消息传回来,不是皇帝带着花贵人在湖上泛舟,就是花贵人在枣林给皇帝跳舞,极尽浪漫之事。

    每传回来一条消息,众宫妃就有一场声势浩大的口水讨伐,七嘴八舌,把花贵人贬得体无完肤,蓝柳清坐在角落里,听着她们义愤填膺的声讨,只觉得好笑又无聊,都是吃饱了闲的,有这功夫,做点正经事多好,她从来都觉得,只要自己够强大,就不需要依靠任何人,这些女人成天为了一点布料子,一点头面首饰,甚至是两碟御赐糕点就能争得面红耳赤,与其去争抢,不如自己成为拥有所有好东西的人啊!强权在手,要什么没有!

    每当这时侯,她都是半低着头,嘴角擒着似有若无的笑,全当是在看笑话。

    闲暇之余,她开始做一些香露花粉胭脂,南原的香料闻名于世,很多人都知道,但南原闭塞不开放,路途也险恶,去南原走商队的不多,带香料出来卖的就更少,所谓物以稀为贵,市面上就算有,也贵得离谱。

    南原使者送蓝柳清过来的时侯,带了一大批香料送给蒙达皇帝,这些女人用的东西,昆清珑并不放在眼里,全部丢给皇后分发下去,东西虽多,人也多,分到每个人手里寥寥无几,没两下就用完了,有些人干脆不舍得用,要等到重要场合才涂抹一些,以示隆重。

    蓝柳清会做香露的事是侍女们传开的,大概因为这个原因,她再去皇后那里请早安的时侯,大家就对她客气了些,有几个还对她笑了,尽管那笑容显得有些干巴巴的,倒底也算是个好的开端。

    有人开始主动跟她套近乎,三句话就能扯到香露上去,蓝柳清心知肚明,却不动声色,等着对方略显尴尬的表明来意,她才微微一笑,特真诚的说,“姐姐喜欢我的香露,是给我面子,便是送姐姐一些也无妨,只是昨日容妃娘娘从我这里买走了一些,没剩多少了,不如等我做批新的,姐姐再过来拿。”

    话说得委婉,但容妃娘娘都出银子买了,其他人好意思白拿?

    于是蓝柳清的小买卖就此开张,她对所有人一视同仁,并不因为谁份位高就优待,价格公道,童叟无欺,这么一来,反而大家对她的印象好了起来,虽然还是妒忌她那张脸,却喜欢她的香露。

    连带着皇后对她也好了些,虽然皇后并没有买她的香露,但别的宫里都有的冰盆子,她宫里也有了。蒙达的夏天短暂,热起来却比南原要难熬,这边偏干旱,风又干又躁,把皮肤的水份都带走了,她不适应这种气侯,觉得很难受,现在屋里有了冰盆子,化冰的时侯,空气中有了湿气,就舒服多了,蓝柳清也不是不通人情的,破例让人送了一些香露去感谢皇后。

    就这么的,蓝柳清手头上慢慢积攒了一笔现银,她受宠那会,皇帝其实赏了她很多好东西,但那些东西只能摆看,不能用,没人敢偷着把御赐的东西夹带出去卖掉,那是要掉脑袋的,给多少钱都不干,如今现成的银子到了手上,用处自然更大,她要想做什么都离不开钱。

    没用多久时间,她就打听到了,负责禁宫安全的统领叫秦典,他是禁军统领,也是所有的大内侍卫的头,对皇帝忠心耿耿,是昆清珑身边信得过的人。

    蓝柳清坐在灯下,看到烛芯爆了个灯花,她拿起银剪子把拖长的灯芯剪掉,挑了一下嘴角,目前是对皇帝忠心耿耿,以后可就不知道了。她搞不定皇帝,还搞不定一个带刀的侍卫吗?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秦典每次在夜间巡视,都没有既定的路线,因为这样更容易发现问题,他制下严格,但那些守门的侍从里边总有几个偷懒耍滑的,不是靠着门打瞌睡,便是擅离岗位去赌钱,还有的和侍女结对子,偷偷约在没人的地方行乐,没抓到算他们走运,抓到了一顿板子打得皮开肉绽,侍从们都怕他,但深宫枯燥,人人都想找点乐子,也总有不怕死的,秦典知道侍从们的不易,有时侯也睁只眼闭只眼,并不是每次都抓。

    刚拐进夹道,他就听到左边的垛墙后边有动静,他站在那里静静的听了一耳朵,犹豫了一下,没有过去,是男人和女人的喘息声,一听就知道在干什么?深宫寂寞,可怜人抱团取暖,这种事在宫里不是秘密,有时侯报到皇帝那里,也只是打一顿板子完事,所以他多数时侯当不知道,静悄悄走开。

    往前走一段,从右边的小门进去,那里有一片小树林,夏天树林茂密,里头容易藏东西,他不敢大意,隔上一段时间总要过来查看一番。

    夜风浩浩,吹在脸上是温热的,树叶沙沙作响,黑影绰绰,真像里头藏了什么似的,他警惕起来,手按在腰间的佩刀上,步子迈得轻而缓。

    月光从树梢间露下来,是乳白色的光,极淡,像笼着一层轻纱,轻纱里有一个人,她站在树边,抬头望着天上的明月,仿若误入尘间的仙子,出尘不染,周身散发着圣洁的光芒。

    秦典呆呆的站在那里,连呼吸都轻浅起来,生怕惊动了她,他一瞬不瞬的看着,周遭的一切全化为乌有,安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,他眼睛里只有那片淡淡的白光,只有白光里那个人,那是一张足以令天地星月都黯然失色的面孔。

    那人似乎察觉了他的存在,扭头望过来,眼波如烟,流转如星,弯着唇嫣然一笑,那一刻,如一道闪电击重重的击在他的心上,秦典呼吸骤滞,他觉得自己要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