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都市仙尊弃少 > 第302章 如尔等所愿!

都市仙尊弃少_左手_ 第302章 如尔等所愿!本文链接https://www.xbqg.la/2_2052/1570208.html
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忽然。

    一股灵识力量,冲向叶玄,在他周身炸裂!

    这股动静,只有叶玄本人、姑苏杰,以及不远处的姑苏向南,可以清楚的感知到。

    而酒店大厅里的其他不明真相的群众,只是能感受到一股让人根本就喘不过气的恐怖压制力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又有一名实力孱弱一些的手下吐血昏厥。

    三百米外,袁奇带着叶玄的人,还有手下众人,远远停下。

    他下车,点燃了一支香烟。

    徐振坤、马王爷还有白老虎等人,纷纷下车。

    袁奇笑呵呵的给三人纷纷递上了一支香烟。

    “三位,是叶玄姑爷最有力的尖刀吧?”

    三人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很简单……

    虽然他们都是发自内心的对叶玄佩服,但……

    总是在内心深处,都有一种暗暗的不爽。

    尤其是徐振坤。

    马王爷其次。

    白老虎倒是无所谓,这家伙其实算是比较佛系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种不爽,充其量也只是一种小情绪而已,毕竟,三个人在各自的故事里,都是主角级别的存在。

    啪嗒,啪嗒,啪嗒。

    分别给三人点燃了香烟,袁奇感受着远方酒店里,叶玄与姑苏杰那针锋相对的恐怖气场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:“三位,今后,我们也算是半个同僚了。所以,有句话……我还是提前说了。——今天这叶玄姑爷,若是能一直保持着此等姿态,风风光光的走出这家酒店,过了姑苏杰这一关,才算……真正走入我们家主人的法眼。”

    三人微微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尤其是马王爷,非常清楚……

    那姑苏婵的眼界,是多么的高。

    “所以,这是对于叶玄的最后考验?”

    闻言,袁奇眯着一双狐狸眼,似笑非笑的盘了一下手中的那串珠子:“不,这只是最初的考验。过了这一关……未来,有无数的考验,等待着姑爷。但我可以提前说一句话……只要过了这一关,姑爷才算是主人认定的人。请相信我……上了我们主人这一脉的船后,未来面对的风浪,会比你们之前经历过的任何一次风浪,都要恐怖艰险无数倍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徐振坤下意识的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但是马王爷,表现的倒是平静不少。

    因为……

    他早就和姑苏婵接触过。

    即便是他这种人,都无法充分获得姑苏婵的信任,而且……他也很清楚,姑苏婵虽然作为姑苏家的中生代成员,但当年她的最大敌人,可是一位宗族中的叔父辈级别的对手。而现在……那个叔父辈级别的对手,似乎……早已晋升到了更高的层级!

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一旦成为了姑苏婵这一脉的女婿。

    就算用脚指头都能猜到……

    叶玄未来的路,会有多艰险!

    “三位,有没有想打退堂鼓?”

    袁奇缓缓盘动着手中的珠子,眯着狐狸眼,似笑非笑的对三人说道:“要知道,进了姑苏家,面对的斗争,可就不是你们临江市的小打小闹了。你们现在若是想下了叶玄的贼船,还来得及。至于叶玄这边,放心,我负责帮你们沟通。会保证你们这边没有任何利益受损失,而且……看在你们曾经帮衬叶玄的份儿上,我请示主人,给你们各自一笔极其丰厚的酬劳。这笔酬劳,定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。——给你们一分钟的思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不等袁奇说完,徐振坤冷笑着吐了一口烟雾:“你叫袁奇是吧,听说过你的大名,姑苏婵女士身边的首席智囊。我也有句话送给你……记住,不是我们家叶玄上了你们家主人的贼船,而是……你们家主人,上了我们家叶玄的贼船!”

    马王爷跟着道:“袁奇,你听到了?徐振坤的回答,就是我的回答。”

    白老虎在一旁认真道:“附议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袁奇闻言,深深地看了三人一眼,随后嘴角扬起了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:“呵呵,有意思……叶玄此子,有意思,你们三人……也有意思!——希望,叶玄能过了这一关吧!我看得出来,姑苏杰身上,借了姑苏廉贞的一股强大的意识力量。单说这一股意识力量,即便是一名初入涅槃的高手,都不一定扛得住。除非……叶玄动手,用蛮力击倒这姑苏杰。只是这样一来……他会陷入彻底的被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徐振坤深深的望着叶玄的方向,用一种他也搞不清楚的莫名自信道:“叶玄……比你更清楚局面。我相信,他不需要动手……也能压制姑苏杰!”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这句话话音刚落……

    嘭!!

    忽然一声沉闷的声响,在前方的酒店门口炸裂!

    众人抬头望去,发现那那酒店的大门,竟然被那股灵识力量,给生生的震得炸飞破碎!

    呼呼呼!——

    一股股灵识力量波动,推动周围的气息,竟然让酒店门口的树木植被,都受损颇重!!

    袁奇的双眼,越发眯了起来,仿佛两道锋利的刀刃:“那姑苏廉贞……借给了这姑苏杰不少灵识力量啊……姑苏杰在释放完这股力量后,无论结局如何,都至少要在床上躺几个月!——呵呵,你们能否告诉我,之前在欢迎宴上,这叶玄……到底把姑苏廉贞老爷子,给惹成什么样了??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在酒店的天台之上。

    姑苏廉贞依旧没走。

    他站立在天台边缘,睥睨望向下方。

    他看到这一幕,嘴角竟然隐隐勾勒出一丝不太明显的弧度。

    而他一旁……

    陈往生,也一直没有离去。

    他抚摸着肩头的那只苍鹰的羽毛,微微摇头:“老爷子,您……玩儿的有点太过火了吧?您到底借给了姑苏杰……多少的灵识力量?”

    姑苏廉贞缓缓道:“五成。”

    “!!”

    陈往生内心微微一顿!

    随后,他忍不住一阵扶额,哭笑不得,仿佛自言自语道:“叶玄啊叶玄……看来,你刚才是真的惹廉贞老爷子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。

    姑苏廉贞的五成灵识力量……

    足以刹那间释放,秒杀任一一名涅槃境界以下的强者!!

    是的!

    哪怕半步涅槃的存在,也会被这股灵识力量,刹那撕裂冲碎识海,识海灭,灵念碎,人虽不死,但灵识全无,将成废人一个!!

    姑苏廉贞却是淡淡道:“五成灵识,是我对叶玄的看重。——他若是连老夫这一关都过不了,进了危机四伏的姑苏家,也是死路一条!既然,我选择暂时与他达成共识,那么……他就要对得起,老夫的另眼相待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啪嗒啪嗒啪嗒。

    在酒店门口。

    叶玄连续后退了数步。

    虽然姿态没有任何放低,但,这忽然退后的步伐,却是给了姑苏杰莫大的信心!

    姑苏杰冷冷一笑,依旧保持一步步靠近叶玄的高傲姿态,那灵识力量,越发强横。

    所到之处,他周围的风沙尘土漫扬,花叶纷飞!

    那些孱弱的围观者,早就被搞得头晕目眩,口吐鲜血,唯有几个聪明的,逃出一段距离,惊恐的看着这一幕!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这今天真的是长见识了!!

    姑苏杰不愧是姑苏家的七小龙之一……

    竟然藏着如此恐怖的底牌吗?!

    还未出手,仅凭灵识气息……

    便已经拥有如此压倒性的气场!!

    啪嗒。

    忽然,叶玄站定脚步,不再往后退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姑苏杰冷笑一声,在强大的灵识作用下,他双目如电,气势如虹,口中声音,仿佛奔雷:“怎么?放弃抵抗了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叶玄微微一笑:“我只是……刚好确认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确认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在等待你的灵识力量,释放成长到最高点。而方才,这个最高点,已经保持了足足五秒。也就是说……现在的灵识状态,便是你的极限了,对吗?”

    听到叶玄这话,姑苏杰心里下意识咯噔了一声!

    嗯?

    这叶玄……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他不怕?

    不不不!

    他……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故作镇定?呵呵,可笑!”

    姑苏杰冷笑一声:“你的灵识,被我彻底压制,识海混乱低迷。这等状态下……我若全力出击,你必死无疑。叶玄,在廉贞老爷子出面和解的前提下,你若再敢对我出手,那么神仙都难救你!”

    叶玄淡淡一笑:“此话有些道理。若是我出手杀你,叔父辈的人,就可以合情合理的出面将我灭掉。而这一次的理由,不再是欺负小辈,而是管教小辈,清理门户,名正言顺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知道这一点,你……就乖乖的给我行家长礼,恭恭敬敬地称我一声兄长!——否则,我不介意,出手来一巴掌,管教一下你这个后生晚辈!!”

    姑苏杰高昂头颅,灵识作用下,他气势非凡!

    他没有开玩笑。

    如今局面。

    的确是叶玄无法对姑苏杰出手,而姑苏杰……却可以以管教晚辈的理由,对叶玄出手!

    叶玄却是微微一笑:“那么……你出手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嗯?!”

    姑苏杰闻言一愣,随后脸上浮现出森然冷笑!

    好一个叶玄!!

    “我看你是不见棺材,不掉泪!有了廉贞老爷子的灵识力量压制,你根本毫无还手之力!——既然你存心求死?,那么从今往后,你就在病床上度过余生吧!”

    嗡!!

    姑苏廉贞忽然动了!!

    全力出击!

    在灵识作用下,他的攻击势头,强过他过去任何时候!!

    “呵呵,叶玄,还不还手?!再不还手……你就真的死定了!”

    姑苏杰狞笑着掠向叶玄。

    而此刻。

    叶玄却是缓缓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心中淡淡道:“我知道……现在有无数双眼睛,在等着我亮底牌。姑苏廉贞,陈往生,暗中的姑苏向南……还有,那前来接驾的袁奇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……那便,让你们看一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很遗憾……我这底牌,唯有姑苏廉贞能看得分明而已。……其余人,只能感受到!”

    一念及此。

    叶玄念头忽然一阵空明。

    意识通达,与摩呼罗迦刹那产生勾动!

    “桀桀,老朋友……你决心亮剑了?这次……你能承受多少?”

    听到摩呼罗迦的声音,叶玄嘴角微微一扬:“我要让所有人……都感受到!”

    “桀桀桀……好!!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