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新笔趣阁】 > 都市小说 > 万古神帝 > 第二千三百九十章 察觉
    要对单独一人施展咒法,需获取对方身上的一点东西。可以是,一滴血液,一根头发……或者,那人穿过的衣服。

    没有这些东西,想要对敌人施咒,必须使用精神力或者眼神,先将其锁定。

    锁定不了,咒法自然也就威力大减。

    就像先前阎无神,使用佛光,轻松净化了侵入体内的诅咒。

    无疆的精神力,冠绝整个狩天战场,没有任何一个修士,可以与他相比,张若尘一连挪移二十余次,也无法逃脱他的精神力锁定。

    到最后,无疆施展死心咒的同时,又施展了冥光咒,彻底将张若尘困住。

    “好诡异的诅咒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站在一圈墨绿色冥光中,倒也没有惊慌失措,可是心脏已停止跳动。

    即便他肉身,再如何免疫诅咒,也抵挡不住如此强大的咒法力量。

    身体温度急速下降,达到冰点。

    血液流动速度,变得缓慢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心脏失去了知觉,即像是被寒冰冻住,又像是化为了石头。以他六十五阶的精神力强度,也护不住。

    “地狱界的神灵,有不少估计都盯在我身上,若是我使用真理之心,肯定会暴露。”

    动用真理之心,张若尘有信心,破死心咒。

    可是,不敢直接使用。

    当然张若尘也可以遁入紫金葫芦,使用至尊之力,倒是可以与死心咒对抗一二。但是,这么做,虽然保住了性命,却等于是放弃了狩天之战,彻底自困。

    短短一念间,张若尘思考出数种应对策略,都被一一否决。

    “只能这样了!”

    张若尘眼神一凛,将强行压制住的百万倍阳刚之气释放出来,紧接着,净灭神火和焱神腿蕴含的神焰,也跟着变得狂暴。

    身体在一瞬间,化为赤红色。

    “咚咚。”

    心脏重新恢复跳动。

    张若尘浑身燃烧神焰,两颗眼球化为火珠,烧得困住他的墨绿色冥光微微变得扭曲。

    “血磨余烬。”

    一轮血色磨盘,在他头顶上方,逐渐凝聚成形。

    更有真理界形的星辰光华散发出来,弥漫身体四周,将冥光撑开,源源不断向血色磨盘汇聚过去。血色磨盘爆发出来的毁灭气息,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无疆的脸色一凝,同时向一百三十二位冥族大圣传音“张若尘施展的,是血绝战神在大圣时的成名绝技,血磨余烬。他将真理之道融入其中,应该是想引动十倍攻击力。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听令,能够显化出命运之门的,调动命运的力量,压制张若尘。”

    “藏闻天,藏闻海,吴极大圣……,你们十位,进入我的冥界之国,组成十方冥界阵。”

    无疆的脚下,阴森慑人的冥界之国显化出来,展开数百里。里面,有白骨魔山,血色湖泊,宏伟阴城……,种种恐怖绝伦的景象。

    在冥族本族星,无疆得到的一半机缘,与“冥界之国”有关,让他的“冥界之国”提升了一倍。

    而且,只要花费更多时间,无疆有信心,让冥界之国演变得更加玄妙。即便将来修炼成神,也会有无穷好处。

    十位冥族的百枷境大圣,冲向冥界之国的十个方位,准备结阵。

    一旦阵法结成,就算张若尘爆发出十倍攻击力,也打不破冥界之国的防御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太好了,机会终于来了!”

    大圣天奴道圆,使用“磐石秘法”,身体变得犹如一块星辰残片石头一般,漂浮在这片空间,随时准备伏击张若尘。

    不过,张若尘的空间之道厉害,他一直没有找到合适机会。

    无疆正在全力以赴,操控死心咒、冥光咒、冥界之国,突然心生感应,察觉到,一块星辰残片石头,急速向他飞来。

    “嗯?石头?不对。”

    无疆脸色一变,大吼道“有伏击者,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迟了,尘归尘,土归土,一切都烟消云散。”

    那颗星辰残片石头,显化成道圆的模样,大光头,圆脸盘,身上散发出万丈金光,肉身寸寸裂开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

    自爆圣源。

    十位打算结阵的百枷境大圣首当其冲,处于道圆自爆的核心范围内,瞬间全部炸成十团血雾,只剩一块块大圣骨,抛飞出去。

    道圆是百枷境大圣,自爆形成的毁灭力太强,扑涌向无疆和一百多位冥族大圣。

    无疆紧咬牙齿,气得颤抖。

    刚才,若不是要全力以赴对付张若尘,区区一个天奴,哪有机会在他面前自爆圣源?

    十位百枷境冥族大圣陨落,损失太大,在冥族诸神看来,都是他无疆的过错,他必须负全责。

    无疆深吸一口气,手掌向前一按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万咒天珠的前方,形成一道圆形冥光,如同盾牌一般,抵挡住涌动过来的毁灭力量。

    张若尘微微诧异,哪里想到,竟会出现这样的变故。

    其实,道圆想伏击的是张若尘,但是看见对面一百多位冥族大圣聚集,而且,他们完全没有防备,可以一波全部灭掉的样子。

    于是,临时改变了策略。

    与张若尘一人同归于尽,有什么意思?

    一次性,杀死一百多位地狱界大圣,才更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“倒是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张若尘击碎冥光咒,打出十倍攻击力的血磨余烬,穿过道圆自爆后成形的毁灭力量,撞击在无疆身前的圆形冥光光幕上。

    “糟了!”

    无疆看到眼前那道比山岳还要巨大的血红色磨盘,心直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道绚烂的破灭光波传出,冥光盾牌碎裂,无疆和一百多位冥族大圣,同时抛飞出去,一个个都受了严重伤势。

    “终究……还是败了……”

    无疆肉身更加残破,就连精神力都遭到万咒天珠的反噬,受了一定的创伤。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张若尘追了上去,挥手一斩,劈出一道空间裂缝。

    无疆勉强撑起万咒天珠,将其抵挡住。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“再斩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重又一重空间力量落下,无疆终于支撑不住,坠入进破碎的空间之中,四周尽是虚无和黑暗。

    张若尘大手一捞,将想要飞走的万咒天珠抓住,快速封印起来。

    又一件至尊圣器到手。

    顷刻间,空间重新恢复平整。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略微遗憾,终究是没能杀死无疆。

    达到无疆、阎皇图他们这样的境界,加上自身天赋变态,击败容易,可是杀死太难。

    先前,张若尘就是一心想要杀死无疆,却反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。所以这一次他很果断,直接将无疆打入虚无空间,使他退出战场。

    接下来,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。

    “杀嫣红大圣,连败阎皇图和无疆,张若尘简直气焰滔天。”

    “整个狩天战场,恐怕只有缺,才能做他的对手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难道忘了阎无神?阎无神也是元会级天才,绝不会弱于张若尘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个地狱界,不知多少修士,都在议论张若尘。

    同时也谈到了缺、婪婴、阎无神,甚至是罗生天。可是战败了的阎皇图和无疆,却少有谈及。

    败者,注定沦为陪衬,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阎无神的目光深沉,道“你和无疆交手一直没有动用圣意,是不是因为你修炼出来的圣意,已达到了更高品级,无法做到与圣术完美融为一体?”

    要将圣意,转化为战力,必须与圣术结合。

    而这种结合,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练习和打磨,才能做到完美。

    张若尘浑身燃烧着火焰,战意沸腾,冲着阎无神不置可否的一笑,身形从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再次出现,已经到数百里外。

    一次又一次空间大挪移,急速向白玉神树靠近。

    “看来张若尘是放弃了花费大量时间去猎杀大圣天奴,而是准备去救援,藏在白玉神树中的不死血族族人。同时,他应该是将最终目标,定为了螭帝。只要杀死螭帝,就能锁定狩天之战的胜局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张若尘应该并没有完全驱逐体内的诅咒之力,甚至有可能,遭受了一定程度的创伤。”

    阎无神暗暗分析,随即大喝一声“张若尘莫走,与我一战。”

    他也施展空间挪移,紧追上去。

    到达白玉神树的边缘地带,有三十多位死族大圣,各自打出君王圣器,攻击向张若尘。

    “闪开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祭出七星鬼莲,化为七瓣鬼莲花瓣,将所有君王圣器全部斩飞。其中有一半的君王圣器,被打出裂痕,变得半废。

    在至尊圣器面前,君王圣器完全不够看。

    紧接着,张若尘结成一道神火大手印,施展龙象般若掌,将三十多位死族大圣全部打飞出去。并且,净灭神火将他们的不朽圣躯点燃。

    “不好,是帝焰级净灭神火,赶紧将它们驱逐出身体,不然我们会被烧成灰烬。”一位死族大圣惊呼。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理会他们,冲入进了白玉神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七号暗黑星。

    罗乷悬空站在黑暗中,眺望第七号暗黑星,道“查到没有?阎罗族和上三族的修士,到底藏身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一位大圣境界的罗刹女,站在她身后,有些紧张,躬身道“查……查不到,他们隐藏得非常隐秘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?”

    罗乷生出更大的不安,又道“第七号暗黑星,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另一位罗刹族大圣,道“所有大圣天奴,依旧还聚集在星球上。”

    罗乷道“全部都在?”

    “六族的大圣将他们围困,他们怎么可能逃得掉?”那位罗刹族笑道。

    罗乷沉凝了片刻,摇头道“不对,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哪里不对?”刀狱皇问道。

    罗乷道“最后一天,已经过去一小半时间。阎罗族和上三族,怎么可能沉得住气,依旧毫无行动?这是其一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那些大圣天奴的圣气,几乎都消耗殆尽。为何还要留在第七号暗黑星等死?”

    “一定有问题,再去探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罗刹族和不死血族大圣,皆是相互看了看,露出笑意,觉得罗乷的担心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一道柔媚动听的声音,从黑暗中传来“不用去探了,阎罗族,上三族,包括第七号暗黑星上的天奴,早就已经全部离开。”

    魔音的动人身姿,婉转美丽的飞跃出来,降临到众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刚才才近距离查探过,所有大圣天奴,都还在第七号暗黑星上。”刚才禀告罗乷的那位大圣,断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圣天奴、上三族、阎罗族如果全部都离开了,我们怎么可能毫无察觉?”

    在场绝大多数大圣,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听到魔音的话,罗乷的脸色,变得极为难看。

    魔音盯向刚才开口的那位罗刹族大圣,冷笑道“你看到的,只是他们留下的幻术罢了,目的就是要将我们留在第七号暗黑星。罗刹族出了你这么一个蠢货,耽误了我们多少时间?你知道,你已是死罪吗?”

    那位罗刹族大圣脸色惨白,双腿发软,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因为害怕危险,他去查探的时候,不敢太靠近第七号暗黑星,自然看不破星球上的幻术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因为他,导致不死血族和罗刹族在狩天战场上失利,后果是非常严重的,很有可能,真的是死罪。

    罗乷不喜欢魔音,可是还是耐心问道“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魔音道“我刚才去了一趟第七号暗黑星,打破幻影后,地面上留有两座空间传送阵。其中,小的那一座,已经毁掉。大的那一座,非常复杂,与主人以前布置的空间传送阵完全不一样,不知是传送向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罗乷皱起黛眉,喃喃自语,道“在暗黑星上布置空间传送阵……我明白了,是阎无神,只能是他了!”

    一瞬间,罗乷猜透了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,做出判断,道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是阎无神在搭台,唱这狩天战场上最后的一出戏,他们一定是去了不死血族的本族星。没错,一定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她立即取出菱形镜片,发现上面的积分,与昨天没有太大变化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菱形镜片被她捏碎。

    “万界神眼一定是故意的,在这最后一场争斗中,专门考验我们的智慧,没有在积分上给予我们提醒。”罗乷气得牙痒痒的,胸口剧烈起伏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只有她戏耍别人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今天却被阎无神摆了一道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修士,一个个都头皮发麻,不敢想象后果有多么严重。

    就凭本族星上那些九步圣王,和为数不多的大圣,挡得住上三族和阎罗族的大圣军团?形势已不知恶化到了何等地步。

    刀狱皇的脸色数次变化,道“走,我们这就赶回去,应该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“来得及,一定还来得及。张若尘可是在本族星,他若是要走,千军万马也留不住他。只要他能带着一些族人离开,我们的积分就不会被砍半。”易轩大圣颤声说道。

    四族的大圣汇聚,还有阎皇图、阎无神、无疆这样的顶尖强者,其实,在场没有任何修士认为张若尘逃得掉。

    败在最后一天的结局,似乎已经注定。

    所有不死血族大圣的心,既是愤怒,而又失落,更有说不尽的不甘。

    罗乷唤住了他们,道“你们这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管。”

    刀狱皇心中急切,懒得与她多说。

    在第七号暗黑星的边缘地带,不死血族留有空间传送阵,这个秘密,当然不会告诉罗乷。只不过,从这里赶去空间传送阵,需要花费数个时辰时间。

    可惜,暗黑星上的空间传送阵,与普通的传送阵不一样,除了阎无神,别的修士都无法使用。

    以魔音的空间造诣,都无法启动。

    罗乷已经平静下来,美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,道“你们不死血族还想争十族第一,最好听一听我的建议。而且,暗黑星上就有一座空间传送阵,你为何要舍近求远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