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新笔趣阁】 > 其他小说 > 八零炮灰大翻身 > 708.睡沉
    看着眼前乌漆嘛黑的一片,徐美云惊呆了。

    过了几分钟后,徐美云才算是醒悟了过来。今天是星期天,现在又是下班时间,郝向阳肯定不在办公室。

    可是,许美云没去过郝向阳家啊!她到底该到哪里去找郝向阳?

    徐美云一路打听着,期间走错了几次路,最后,到了昨晚九点多,徐美云和黄丽琼才找到了郝向阳家。

    徐美云的到来,让邰小云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十年前,在京都市的时候,邰小云见过徐美云一次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徐美云很孤傲,在一次聚会上被一群人众星捧月般的围着。邰小云只是郝家旁支的一个孙媳妇,徐美云连眼角都没扫邰小云一眼。

    贵气冲天的徐美云,今天突然间降尊纡贵上门来,而且还是晚上,邰小云有些懵。

    不过,徐美云上门,邰小云也没好意思不理。

    不过,今天的郝向阳有些奇怪,吃完晚饭后没多久,就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徐美云上门的时候,郝向阳已经睡熟了,邰小云叫了好久,也没能叫醒郝向阳。

    邰小云没办法,只好告诉徐美云,郝向阳身体不舒服,吃了药睡沉了。

    徐美云有些失望,她本来以为,找到了郝向阳家,自己的那些糟心事,就能解决了。

    不过,徐美云也没敢发火,毕竟,她现在差不多已经山穷水尽了,除了郝向阳这里,徐美云在大鹏县还真没另外的熟人了。

    徐美云端着架子端惯了,在郝向阳家坐了许久,也没开口说自己的难处。而是等着邰小云自动为她解忧。

    这一套,徐美云在京都市玩惯了。

    可惜,邰小云不是京都市的那些一心想着讨好徐美云的贵妇们。

    邰小云根本不懂徐美云这一些套路。

    邰小云是个直爽的人,她对徐美云无所求,自然不会花费心思去揣测徐美云的心思。徐美云不说来意,邰小云也没问。

    邰小云觉得,上门是客,徐美云有需要帮忙的地方,自己会出声。徐美云没说,那应该是顺路来自家坐一会儿而已。

    徐美云坐了半个小时,也没见到郝向阳的面,邰小云又是一副傻不愣登的样子,只好悻悻地告辞了。

    还好,徐美云也没端到底,告辞前,让邰小云帮忙安排个住处。

    邰小云虽然有些惊讶,但也没多嘴,亲自带徐美云祖孙俩去政府招待所开了一间房。

    大鹏县这边,家里晚上来客人,都不会准备饭菜。

    徐美云端着不说,邰小云也不知道徐美云祖孙俩没吃饭,更不知道徐美云身无分文。说好明天上午再来招待所找徐美云后,邰小云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死要面子的徐美云和黄丽琼饿了一晚上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······”黄丽琼被徐美云怒骂后,忍不住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肚子好饿,奶奶不给饭吃,还凶她?

    总感觉离开了京都市的奶奶,就是个假奶奶,一点都不温柔了。

    “哭什么哭?要不是你······咱们怎么会······”徐美云深呼吸了几次后,才把心底的暴怒给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虎落平阳被犬欺啊!

    她徐美云居然落魄到要张口求人了?

    该死的邰小云!她就不知道问问自己,去找郝向阳有什么事吗?

    招待所里,徐美云和黄丽琼忍着饥饿,眼巴巴地盼望着郝向阳夫妇的到来。

    徐美云想好了,一会儿见到郝向阳后,她一定不端着了。她要填饱肚子,还要让郝向阳帮她去客运公司找回行李,顺便讨个公道······

    郝向阳家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郝向阳一觉醒来,觉得浑身充满了活力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郝向阳已经有十来年没有感受到了。郝向阳迈入中年后,工作太忙,身体的各项机能也在逐步走了下坡路。

    郝向阳每天早上醒来,都会有点小毛病,口渴,头晕,要不就是肌肉酸痛之类的。

    今天却不一样,郝向阳觉得神清气爽,身子也好像轻盈了几分。就像是昨天吃了什么大补丸一般。

    伸了一个懒腰后,郝向阳拿起枕边的手表看了看。

    八点半了?糟了糟了,他今天上班要迟到了。

    郝向阳吓了一跳,直接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,跳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站在地上后,郝向阳愣住了,鲤鱼打挺这种动作,郝向阳三十岁之前做的驾轻就熟。可是,他今年已经四十三了呀,这么高难度的动作,郝向阳已经将近十年没尝试过了,就怕一个不好闪了自己的老腰。

   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?睡了一觉后,他还“返老还童”了不成?

    不过,郝向阳这会儿没时间寻找自己身体的异常之处,他要赶着去上班。

    大鹏县这边,各单位上午的上班时间都是早上八点半。郝向阳来大鹏县工作四年,今天还是第一次迟到了。

    小云今天怎么不叫醒自己啊?郝向阳一边手忙脚乱地穿衣服,一边想着。

    邰小云是个贤妻。

    每天早上七点半之前,邰小云准会做好早饭,顺便叫郝向阳父子几个起床。

    当然啦!郝向阳需要邰小云叫起床的日子,少之又少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郝向阳的睡眠也变差了,有时候心中有事,一夜只睡个三四个小时,也是常有的事。

    郝向阳走出房门的时候,邰小云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。

    听到开门声,邰小云放下手里的报纸,抬起头看着郝向阳,说“向阳,你醒啦?”

    “小云,你今天不上班吗?”郝向阳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邰小云在教育部门工作,虽说只是个小科长,但是工作很认真。

    一年到头,除非生病,邰小云基本不会请假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郝向阳脸色一变,赶紧走到邰小云身边,伸手去摸邰小云的额头,嘴里焦急地问了一句“小云,你身体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向阳,我没有不舒服。”邰小云用前额碰了碰郝向阳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你在家好好歇歇,我先上班去了。”郝向阳见手掌下的温度正常,邰小云脸色红润,确实不像身体不舒服的样子,也没再叽歪,拔腿就走。

    “向阳,你等等,我有话要对你说。”邰小云叫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