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新笔趣阁】 > 都市小说 > 骑士武装系统 > 第三卷 边境破晓 第一百二十二章 四十年前(3)
    来人是两个面色木讷的汉子,穿着笔挺得体的垫肩灰色衣裳,这衣裳样式小姑娘也从父亲那里听过,好像是叫“中衫装”。

    曾经父亲每每提起这衣裳,眼里都是向往,可今天再见了,却是诚惶诚恐。

    “事情我们已经了解了,虽然是对方先动的手,但你们的确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两人面相木讷,讲话也是一本正经的,听得人心里一阵难受。

    “现在国家正是欣欣向荣的时候,维稳是第一要点,我们需要彻底地了解你们这个村落的一切,之后会怎么处置你们,将由组织决定。”

    两人并非是单纯地前来问罪,而是想要先了解“紫雾”,这倒让父亲心里的石头落下了大半。

    于是乎,父亲请两人进了屋,把小姑娘拒之门外,具体聊了些什么,她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小家伙们又聚在了她身边,却不复之前那般活力,皆是坐在门牙子上愣愣发呆,嘶哑的惨叫和四溅的血液似是还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“晓姐,我们会坐牢吗?我们会被枪毙吗?”

    大力害怕得瑟瑟发抖,说着忍不住抽泣了起来“我不想死,我还没陪够爸爸妈妈,我还没跟你们玩够,我不想……”

    小孩子的情绪总是变幻莫测,惊恐的情绪也极易左右他们的行为,没一会儿,他们就哭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小姑娘却是红着眼眶倔强地不让眼泪落下,轻声问道“你们觉得……是我们的不对吗?”

    回答她的却是一片沉默,他们还太小,究竟谁对谁错,又怎么能够分得清楚?

    此时此刻,木已成舟,再说这些已经没了意义。

    见他们不回答,小姑娘便呆呆地望着远方自言自语道“为什么明明是我们被欺负了,他们还觉得是我们的错?他们打我们、骂我们,仅仅是因为我们比他们强,比他们特殊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么特殊的我们,却还要为了这几根碳火受尽委屈,甚至连站起来反抗都不敢,就因为我们太强……出手就会伤到他们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小家伙们可能又想到了那些被他们失手打死的人们,后怕的感觉快速吞没了他们,哭得更大声了些。

    小姑娘任由他们哭,抬手撑起小脑瓜,无神的双眼中流转着隐晦的光芒。

    过了不知多久,父亲跟着那两个木讷的男人走了出来,期间谁也没有说话,安静得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“明天,事情就会落幕。”

    抛下一句话,两人就走了,之后……小姑娘再没见过这两个人。

    在院门上昏黄的烛火映照下,父亲的皱纹好像又多了一些,腰也弯下了不少,杵在那里像个行将就木的老者。

    他看着这些孩子们,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“没事了,你们

    都回去吧,回去跟爸爸妈妈们好好呆着,再别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们顿时喜笑颜开,欢呼着道了别,蹦蹦跳跳地各回各家了。

    父亲抹了抹眼角,又牵起小姑娘的手,领着她回了屋子。

    那手……颤抖得厉害。

    可小姑娘还有些懵懂,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回屋后,父亲耐心地哄着小姑娘入了睡,深深看着她的睡颜,良久,良久……

    随后,父亲唤来妻子,紧紧地抱着她端坐在厅堂里,母亲只是哭,哭得极其绝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刚才小孩子在外面,有些话不好说,现在还是直接告诉你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影响太大了,人民群众把你们视作邪教,为了稳住民心,‘炎黄’已经下达了肃清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想着逃,没用的,比起被人追杀而死,我觉得你们还是在这里陪完家人最后一程比较值当。”

    想起那两个男人面无表情地宣判整村人死刑的姿态,父亲还是会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“你看好晓晓,我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母亲看着他遁入浓墨一般的黑夜之中,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坚毅起来。

    她不想死,也不能死,晓晓还没长大,她还没哭着看她出嫁,还没笑着抱起孙子,还没和父亲白头偕老,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她舍不得……

    这一晚,小家伙们都睡了,大人们却是纷纷穿上软甲,取出家里封存了不知多久的武器,聚集在了村子的入口处。

    蝼蚁尚且偷生,遑论与世无争的“紫雾”人。

    月黑风高之夜,村民们手中的寒器冷光凌冽,每个人的脸上都布满了森冷的杀意。

    可他们不知道的是……时代已经变了。

    破晓之时,浑浊的天空忽然闪烁起了无数红星,那星光划出弧线,雨落而下。

    随即,震耳的轰鸣夺去了祥和的气息,火光滔天而起,整座山峰被天火流星层层削去,不知多少人瞬时间失去了性命,化作了满地的猩红。

    父亲其实忽略了一件事情,当他将“毒神炁”这三个字说出来的时候,两个木讷的男人皆是愣了一瞬,这一瞬太快……他也没能捕捉。

    一下山,他们就联络了“炎黄”,并向上申请调动了最近的军队。

    临近破晓,公鸡啼鸣,镇上的人们被一阵震动惊醒。

    一排排的铁疙瘩隆隆驶过山脚下的小镇,镇子里的人们欢呼不已,高呼“万岁”,跟在后面手舞足蹈,好像在欢庆新年。

    当那长长的铁管微微抬起指向山体、并有长官下达命令的时候,他们对着那天火流星哈哈大笑,拍手称快。

    火焰吞没了山头,烧断了房梁,烤塌了房屋,灼毁了“紫雾”……

    随风曳动的橘色光芒之中,是一片鬼哭狼嚎,似是地狱之门大开,孤魂野鬼现世。

    邹晓的小脸儿已经熏得漆黑一片,她踉跄着走在石子路上,茫然地喊着“爸爸妈妈”。

    “晓晓。”忽然,从远处的火堆里传来了犹如天籁的声音,邹晓脸上泛起狂喜,快速向那边跑去。

    小小的身躯高高跃起,像是一只飞鸟般轻巧越过火焰,当火焰之后的景象映入眼帘之际,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。

    半空中的身子直接软下,噗通一声滚落在了一片黑灰之中,小脸儿冲向的位置,恰好是一张已经烧得不似人形的脸。

    “晓~晓~”这个生着恶鬼一般面孔的女人,用那焦黑扭曲的嘴唇轻轻地呼唤着她的乳名,眼神却是一片涣散,就连魂牵梦萦的女儿出现在了眼前都不知。

    黑烟太浓,她已经被熏瞎了。

    “啊~~!”

    小姑娘被吓得高声尖叫,手脚并用地往后退了去。

    “晓晓……”

    那是妈妈……是妈妈吗?

    她的身子已经颤抖得不受控制,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这个声音是如此熟悉,可这个人却是那么陌生。

    “快……跑,晓晓快跑……”

    那声音随即戛然而止,因为一道寒光闪过,那颗扭曲的人头便从粘作一团的躯体上滚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恰好滚到了小姑娘的脚边。

    “哦?这里还有活口?”火焰之中有个身影慢慢靠近,他浑身罩在黑色袍子下,只有右手的长刀泛着渗人的白光。

    “啧~怎么是个小鬼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忽然高高举起长刀,寒光弧闪间,直劈而下。

    小姑娘愣愣地看着他,像是已经僵死在了原地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噗哧~

    刀光闪过,身上却没有一丝痛感,反而是一双强而有力的臂膀将她抱在了怀中。

    随即这双手臂抱紧了她,带着她飞速逃离远去。

    剧烈的心跳声响彻耳边,这人身上是熟悉的气味。

    是父亲。

    滴~答~

    脸侧忽然泛起了凉意,小姑娘茫然抬头,才见父亲已经哭成了泪人。

    妈妈……妈妈呢?

    她忽然像疯了一般,奋力地越过父亲的肩膀向后看,却只能看见那火光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随即,她奋力地探手想要抓住什么,稚嫩的脸儿皱成一团,泪水决堤而下,痛苦而绝望的嘶喊响彻了山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