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新笔趣阁】 > 穿越小说 > 三国之黄巾神将 > 第646章 葬南山公孙为邻
    “即使尸身无法保存,但还是恳请州牧,允许袁公回邺城安葬。”田丰道。

    赵徽道“春日,尸身难以长久保存,若是腐烂未及时处理,恐怕会引起瘟疫,元皓也不想众多百姓遭遇瘟疫之痛吧?”

    “华先生,若是起了瘟疫,可是会有多少百姓遭殃?”

    华佗道“若是瘟疫散播,恐怕沿路数百万百姓,都将不得安宁。”

    华佗经历很多,他亲眼见过瘟疫的可怕。

    比之山贼强盗,比之诸侯大战,更加可怕。

    赤地千里,并不是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瘟疫中心区域,是真的方圆百里之内,人畜尽绝,找不到一只活物。

    田丰不在强求要带袁绍的尸体回去,他退了一步,道“既是怕瘟疫,我愿意先将袁公尸体火化,恳请州牧允许我带袁公骨灰回去。”

    虽然大汉现在还是以土葬为主,但是必要的时候也还是会烧掉尸体,以保存骨灰。

    赵徽军中的士兵战死后,都是只保留骨灰。

    有家人的,会将骨灰送回去给他们家人。

    没有家人的,或者已经和家人联系不上的,则骨灰会保留在英魂园中,墓碑上会刻着他们的个人信息以及生平过往。

    “火葬,怕是袁本初不会同意。你们是要他死了也不安宁吗?”赵徽道。

    火葬是迫不得已。

    大多人还是拒绝火葬,特别是士族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始终还是认为,人死了,就是要入土为安。

    火葬无法安息,将无法见到列祖列宗。

    也就是赵徽的士兵,如今才会不反感火葬。

    牵招道“军师,若是将主公尸体火化,回去之后恐怕也无法向大公子交代。”

    三人中,沮授和田丰还是没有投靠赵徽的念头。

    但是牵招心中早就不想再回冀州了。

    他还想要建功立业。

    而袁谭给不了他。

    他想留在赵徽这里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是袁绍被俘虏后,才被荀谌给提拔上来,牵招对袁绍却是没有什么感情。

    就算要感激,也是要感激荀谌,而不是袁家父子。

    对于冀州的一切,牵招没有半点留恋。

    他明白,田丰带着袁绍的尸体回去,肯定是不会再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到时候是留在这里,还是跟着田丰回去。

    留在这里,他就是自己主动背叛。

    跟着田丰回去,又不符合他心中意愿。

    最好就是田丰留在这里,他也跟着留在这里,他们不是主动背叛,而是被赵徽所逼迫,才留在幽州为赵徽效力。

    赵徽道“公孙瓒的墓碑就在城外南山,元皓何不让其与袁本初作伴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让袁本初风光大葬,绝对不会寒酸了他。”

    赵徽让人来给袁绍收拾一番,将他身上的衣服褪下,换上州牧的官服。

    人死为大,什么仇怨都可以放下了。

    何况袁绍这半年来,生不如死的样子,可比死了更遭罪。

    华佗想的没有错,如果他早两个月知道,袁绍就不会死。

    虽然袁绍的生死,赵徽不在意。

    但是赵徽却没有想过要救袁绍。

    不然华佗可以这几天就能刺激醒袁绍,赵徽用半年时间,绝对也可以。

    只是这半年来,根本没有人在袁绍耳边说话。

    袁绍自然一直都醒不过来。

    然后在华佗为袁绍开刀的时候,赵徽即使知道这样没用,他也没有开口制止。

    而是就眼睁睁的看着,华佗在袁绍身上做试验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那一次的试验,袁绍现在醒来,就算身体无法完全恢复,但是有华佗的调理,在熬个一两年,绝对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赵徽不杀袁绍,但是也不会救袁绍。

    袁绍的葬礼,赵徽可以给他州牧的正常规格,该要的旗帜,送行的人数,棺材的规格,墓葬的规格,都不会给他缩水。

    赵徽不在给田丰沮授说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们被赵徽请出州牧府,只有等袁绍出葬的时候,赵徽才会让他们随性,也算是尽了主仆君臣的最后一段情意。

    “军师,现在让主公安葬在这里,以后再想办法将主公的棺椁迁回邺城。”牵招道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田丰叹息“今日赵徽不让我等送主公回去,你我三人恐怕都无法再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回去,不是没有办法。”沮授道。

    他早就有了计划,只是一直都没有实施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袁绍已经死了,他可以开始准备了。

    田丰道“公与有何办法?”

    “等主公下葬的时候,你们听我的就是。我在这里一年,可不是什么都没做。”沮授道。

    袁绍的葬礼准备的很快。

    在他死去的三天后,一切就都已经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葬礼比之前的公孙瓒要隆重一点。

    来围观的百姓也更多。

    之前公孙瓒的葬礼上,很是冷清,基本没有人。

    但是袁绍的葬礼,抬棺椁的就有八人。

    就算这些百姓。不知道棺椁里躺着的是什么人,可是看着这个规模,也会聚在一起围观,想知道里面趟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田丰沮授牵招三人都来了。

    还有之前的许攸,以及郭图,这些袁绍的旧臣。

    公孙瓒下葬的时候,赵徽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袁绍下葬,赵徽出现了。

    赵徽的出现,也是让百姓更加好奇。

    他们并没有听说,幽州有哪位大人物死了,就算有,谁能惊动赵徽,要赵徽亲自送行?

    赵徽没有隐瞒,而且白旗上,也已经表示了袁绍的身份。

    对于袁绍这个名字,这些幽州的百姓,也算是如雷贯耳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,沮授田丰想要逃走。”

    在袁绍的棺椁送进土坑中的时候,牵招来到赵徽身边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袁绍的葬礼,虽然比公孙瓒要隆重,但是他的墓地,和公孙瓒没有太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赵徽自然不会特意为他去建造一座巨大的墓穴。

    不过是弄了一个坑,起了一个土包子,然后插上一块石碑。边上再用石子围起来了。

    赵徽并没有回应牵招。

    沮授想跑,赵徽自然是知道,一直也都在防备。

    袁绍的墓穴已经被封起来。

    袁绍,字本初,大汉冀州牧!

    墓碑上,简单的刻了袁绍的名字,和他的职位。

    赵徽并没有在墓碑上,刻诉袁绍的“丰功伟绩”。

    这个待遇上,袁绍却是比不上,现在与他相邻的公孙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