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新笔趣阁】 > 穿越小说 > 长宁帝军 >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徐家当年事
    长安城。

    方白镜看到陛下从那个小院子里出来连忙躬身退到一边,看起来皇帝心情似乎不错,昨天人犯当街被杀的事好像并没有影响到陛下,所以方白镜悄悄松了口气,当然他松口气更主要的是因为陛下没有因为廷尉府的事而一直生气,茶公主铺子的事,方白镜知道陛下一定是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方白镜?”

    皇帝却一眼就看到了刻意往人群后边躲了躲的方白镜“你怎么在这。”

    “臣”

    方白镜连忙过来,俯身道“臣接到宫里的送来的消息,说陛下要来八部巷,所以臣立刻带着人提前过来布置。”

    皇帝问“谁给你送信的?”

    方白镜“呃”

    皇帝想了想“就当是卫蓝吧,罚他半年俸禄。”

    卫蓝“”

    皇帝看向方白镜“朕交代的,让你今天去把天机票号的案子结了,所有该抓的人抓,该封的铺子封,你却来这里,莫非你是在给那些人提前逃走的机会?”

    方白镜心说陛下这口大锅你要是这么甩过来就毫无美感了啊,这是硬甩啊。

    方白镜道“臣已经安排了廷尉府的人去查办,应该已经都查封了才对,臣实在不放心陛下所以带人过来看看,臣知错,臣马上就带人去继续办天机票号的案子。”

    皇帝一摆手“罚俸一年。”

    方白鹿“”

    卫蓝“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皇帝看向卫蓝“你笑什么?知错而不悔,没有丝毫歉疚之心,居然还有心思在这笑话别人,再罚俸半年。”

    卫蓝“”

    方白镜忍住了,没笑出来,没敢笑出来。

    皇帝迈步向前,方白镜一个劲儿的给卫蓝作揖道歉,卫蓝的那眼神里的意思是陛下罚了我一年俸禄,你要是不好好请我喝顿酒这锅我是不背了,哪个通知你来这边的,明明是你自己跑过来的。

    陛下也真是会给方白镜找台阶,这哪儿是找台阶,这是直接把卫蓝拎过来当坐垫给方白镜了。

    皇帝登上御辇,回头看了卫蓝一眼“你不用随朕回宫,去廷尉府盯着昨日人犯被杀的案子,光天化日之下,长安首善之区,居然当街杀人而且还被逃了,朕的大内侍卫连两个江湖客都抓不住,你这一年的俸禄罚的不冤枉。”

    卫蓝连忙垂首“臣知罪,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陛下登车回宫,卫蓝瞪着方白镜走回来,方白镜陪着笑说道“那个,你也看到了,我没把你拉下水,是陛下一脚把你踢下来的,冤有头债有”

    方白镜看到陛下似乎回头看了一眼,连忙闭嘴。

    卫蓝哼了一声“就算不是你说了什么可罚俸一年是真的吧,这事没那么轻易过去,我听说你喜欢存老酒?”

    方白镜“唉念在你被罚俸的份儿上,回头我给你送过去几坛,老酒是老酒,不过我存的可不是什么上品好酒,都是民间小酿酒作坊里的酒,好在滋味纯厚。”

    他问“陛下刚刚又骂你什么了?其实你这一年俸禄确实扣的挺

    冤枉的。”

    卫蓝叹道“陛下说,堂堂大内侍卫押运的人犯被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了,而且我们还没有把杀手抓住,陛下都觉得跟着丢脸,所以那一年俸禄罚的不冤。”

    方白镜“这么说的话还真是不冤。”

    卫蓝“你”

    方白镜连忙闭嘴,正往前走着,廷尉府手下人跑过来俯身道“大人,百办余千手在城南放下嫌犯踪迹,已经带人围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方白镜看向卫蓝,卫蓝点了点头“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八部巷在皇城不远的地方,而发现嫌犯的地方在城南,距离颇远,到地方的时候已经过了一个时辰,这还是因为廷尉府和大内侍卫都有在长安城纵马的特权,如果是靠走过去的,以长安城之大从八部巷走到城南,别说嫌犯,蜗牛都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大人。”

    百办余千手身上有伤,肩膀上血糊糊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凄惨,他见了方白镜之后立刻俯身一拜,疼的抽搐了一下,方白镜把他衣服撕开,却见余千手的半边肩膀都烂了一样,那不是被什么刀子之类的锋利之物切开的伤口,而是被重物砸出来的,肉都坏了。

    “送去沈家医馆,路上说。”

    方白镜一伸手把余千手抱起来上了马车,马车上,余千手的脸上都是汗水也没有几分血sè,看起来忍受着巨大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卑职收到消息,城南一家铁器铺子里来了个高大的汉子,有几分像是咱们通缉的人犯,城中所有铁器铺子都必须备案,这些铁匠能锻造兵器所以监管格外严密,他们也知道一不小心就会沾染上是非,所以发现有人像是咱们通告的人犯后让家里人偷偷报官,卑职带人赶到的时候那壮汉还在,比卑职要高一个头还多,看起来极为强壮,卑职带人围上去,那人抓了铁炉直接砸过来,卑职闪开,可是那人一拳砸在卑职肩膀上”

    方白镜看着那触目惊心的伤口“这是拳头砸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余千手忍着疼说道“其力巨大无匹,不过卑职也回了一刀,伤在他腿上,他转身就跑了,或许是因为身材太过高大,或许是因为伤了腿,卑职看他跑起来的时候有些别扭,更像是腿本来就带着残疾似的,他穿了一件很大的黑sè袍子,几乎把全身遮住,如此明显的一个人,卑职手下居然追丢了,一转过这条街就没有看到人影,好像飞天遁地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方白鹿听到这句话皱眉“那么笨拙的一个人,转过弯就不见了?”

    卫蓝看向方白鹿“我的人也是这么说的,那人看起来身法并不快,而且奔跑的时候显得很笨重,可是一转过弯就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方白镜从马车上跳下去“送他去医馆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朝着案发的地方跑过去,卫蓝也跟着跳下马车,两个人一前一后到了壮汉消失的街角,在路上看到了有血迹,他问还在现场的廷尉“附近有没有百姓看到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正是午后,天气热的很,大街上没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到铁器铺子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是问,能不能锻造一根铁棍。”

    “没道理。”

    方白镜

    看向卫蓝“他明知道自己被通缉还会跑出来,而且还是来的铁匠铺子这种被严密监管的地方,更像是他自己要冒出来让咱们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挑衅?”

    卫蓝道“他是想告诉咱们他就在长安城里?”

    方白镜眼睛微微眯起来“倒是希望他真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他回头吩咐“去所有医馆查问,让他们也盯着,一旦有人腿上带伤求诊治的,立刻报官。”

    手下人应了一声,立刻分散出去。

    方白镜看了看旁边的院墙“那边是谁的宅子?”

    “是鹿公程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程家?”

    方白镜沉思片刻,拉了卫蓝一把“借你的大旗,咱们去程家看看。”

    卫蓝叹道“你是都廷尉,你还借我大旗?”

    方白镜耸了耸肩膀“你是大内侍卫统领,你这旗子比我大多了。”

    卫蓝道“韩大人在的时候,谁的旗子比他大?”

    方白镜摇头“那是韩大人。”

    人不在程家,而是在徐家。

    徐少衍看了看面前的两个人,一个只有不到六尺高的瘦削汉子,手里正把玩着两把短刀,另外一个则是能比他高一倍的壮汉,壮汉的黑袍上被切开一条口子,隐隐可见血迹。

    “伤怎么样?”

    徐少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壮汉摇头“没事,皮外伤,抹上点药就行。”

    徐少衍点了点头“伤药府里都有,这段日子你们不要出去了,等有事我会再招呼你们。”

    把玩着双刀的汉子嗯了一声,然后伸手“酬劳呢?”

    徐少衍摆了摆手,立刻有人端着一盘金子上来。

    徐少衍道“你们眼里就只有金子?”

    那汉子笑了笑,带着些讥讽“我们小时候把我们赶出府的也是你们,现在想念及几分亲情的还是你们,别闹了,你不就是想少出点钱吗?用亲情当讨价还价的筹码,你恶心不恶心?虽然都姓徐,可我们没关系了,从我们被赶出门的那一刻就没关系了,那天我们身上没有一个铜钱,我们没饿死是我们命大。”

    徐少衍叹了口气“那不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汉子转身,一招手“咱们走。”

    壮汉摇摇晃晃的跟着他走了,腿看起来好像确实有些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当年没少乐,我记着呢,这府里每个人的笑脸我都记着呢,我们被赶走的时候你们笑的多开心?所以后来我们才明白,什么狗屁的家人亲戚,都不如钱实在,如果那天我们不是被好心人扔了一把铜钱在面前,我们都不知道原来钱能买命,钱也能卖命徐少衍,以后别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了,我们不恨你们,因为你们不配,有什么事直接给钱,不要银子,只要金子,金子好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几句话,徐少衍的后背微微发凉。

    他看向那两个人的背影,很久之后长长吐出一口气“当年也没有想到,你们会有用。”

    那一年,他们因为残疾而且面相丑陋被赶出府,说起来他们和徐少衍算是亲兄弟才对,都是一个爹的孩子,可惜了,命不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