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新笔趣阁】 > 修真小说 > 南宋风烟路 > 第1584章 江湖夜雨十年灯
    阵雨渐歇,余霞成绮。

    沉浸在宫商角徵羽中太久,都不太愿再回那短兵相接声。

    山风吹来一阵阵熟悉的林木气息,令吟儿忆起某一年的落花时节,林陌正好到边陲谋职来看她。那时的他还不像现在这般罪大恶极。

    此战陇南和蜀口太多军民的生离死别都是因他而起,是因为敌方有他林陌在才使入侵变得轻易,她当然一见到他就针锋相对甚至势不两立,继而会触景生情地怀念起多年前那个与世无争、舍己为人的白衣少年……

    心一酸,“可你又有什么资格责怪他……”吟儿叹了口气,不再怅惘,只因这死亡之谷机关重重不应该走神。

    这地方和当年苏降雪与林阡内战前、她与林陌意外重逢的听月轩委实太近,总有植被在陷阱的前后左右妖娆摇曳,却透出些不属于初夏季节的森然凛冽……

    那晚,他曾神情清冷地对她说你的挂念,令我无时无刻不想夺回这曾属于我的一切。或许这一开始不是,但后来是,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人生。统一武林、夺权复位、篡宋自立、北定中原,直至,君临天下。

    她心中震撼,却狠心地回答林阡会比你完成的出色,只要你不参与、不存在,他必然能够很快完成你所说的功业!

    “好一个不存在……”当时他目光里的忧郁,浓得令任何一个有情的女子见到都会沉溺,偏是她,不动容,反而得意地等着他铩羽而归。

    

    送走那个奄奄一息、心事重重的战狼之后,林陌漫不经心地抬起头来,恰好也被这烽火中骤降的夜色提醒,想起若干年前郭杲和林阡的决一死战前,他曾冒着生命危险来短刀谷中报信,在越溟河畔见到那个对他冷若冰霜的女子,一字一顿地述说着对林阡的深情“林阡的天下,不准任何别人染指,你也绝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历历在目的昔年,终于随着视线的模糊而远去。终于,微雨中他惊愕地发现,眼前与战狼擦身错过的人,竟然就是她……

    倏然忘记今夕何夕,错觉她又一次特意来对自己劝归,心念一动刚要移步,猛然回神,铁了心肠——秦川宇你糊涂,她是害死母亲的祸根!她已经不再是昔年那个心思单纯的林念昔,而是为了林阡可以满腹心机不择手段的抗金联盟盟主!

    未来的曹王府由他统帅,无论她这魔鬼再说什么,他都不会再动摇了。

    他侧过身来的一刹,于她而言,明明表面还是昔日那个孤孑的绝世少年,然而适才与她擦肩而过的战狼提醒了她,终究是近朱者赤、近墨者黑啊……

    她原还因为身如飘蓬与他同病相怜而心怀恻隐,远远看到他这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就生气,笑而嘲讽,脚步放缓“曹王驸马,此番帮着外敌践踏家园,心情如何?”

    “外敌?家园?哼,不是标榜‘愿与天下人绝对互信’?”他也冷笑,竟觉胸口被掏得空空荡荡。

    “行漂浮事,脚需有根,不先据家国,何谈天下?”她一愣,当即回应,铿锵有力。

    “所以?一边受着曹王的恩惠,一边去据守南宋的河山?怎做得出这样的选择?”他冷笑,竟将她问住了片刻,“林念昔,可知正是因为你六亲不认还冠冕堂皇,才会使局面变得这般复杂、伤害和殃及那么多无辜弱者。你竟还反问我为何反戈一击?百步笑五十步?”

    “虽说都想金宋互融,但以谁融谁很重要,毕竟八十年前是金军侵略和欺凌大宋……”她毕竟接受了数十年宋人的教养,虽对亲生父亲理亏,仍然执意抗金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宋就不会侵略和欺凌?”林陌将她打断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她想都不想,斩钉截铁,逼视着他,“例外只是少数,你应比我更懂。”

    “宋是礼仪之邦,但八十年过去,金也早就是了,只是你未发现而已。”林陌说着自己这些天来的见闻。

    “八十年过去、金的变化,不正证明了它可以被宋融合?”吟儿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“被宋融合后的金,反向融宋又有什么问题?它们本就快要一体。”他借力打力,“要先天下太平才能谈共融,那既是南宋联盟之本,为何就不能先退一步勾销此战?刚好林阡他疯疯癫癫下落不明?”

    “不行,必须你们退。林阡他疯疯癫癫,你们扪心自问,不是你们的不依不饶引起?到底该谁放弃和勾销?!”她当然对于以宋融金的主张寸土不让,真想不到,更激烈的谈判竟在这里等着,“秦川宇,你生在短刀谷,长在建康城,明知道蜀口和淮南遭到金军多少掳掠,你又是因何遗忘了过去的家国耻辱?”

    “你别忘了,我是因为先被抽除了家国,才只能谈天下的。”林陌一笑哀绝。

    “我罪,我认,你错,你改吗?!”她气急败坏,环庆婚宴是她对不起他,但私情不是他犯下滔天大错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非要像个孩子,凡事争个对错?少攥拳,温柔点。”他说时竟带着林阡的口吻,只差没有像林阡那样打开她的拳,“在我眼中,金即是宋,宋即是金,唯一区别只是宋盟是邪恶的,林阡是该死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惊而自觉受辱,本能后退了一步,再听到林阡受辱更加不忿,冷冷丢给他一句“告辞!”便硬生生地放弃了交流。

    

    不知何时夜幕已彻底降临,不该亮的死亡之谷也万帐灯火。

    不欢而散,她一步步失魂落魄地往北去,为了能看得清晰而不得不擎起火把。

    几步外的前方乱石旁却站着一个不太熟的黑衫女子,似乎在这里站很久就是为了等她,遍体鳞伤,所以谈不上对她有威胁。越走越近,吟儿发现她目光扑朔,竟连一丝半点的敌意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曼陀罗姑娘?”她一愣,按理说这个刚被移交的战俘应该很恨她才对。

    “盟主,好不容易能与你单独相见,我想同你谈谈有关驸马的事。”曼陀罗脸色苍白,气息还听得见紊乱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谈?”她觉得奇怪,我跟林陌已势成水火,你曼陀罗也不是林陌什么人吧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够吗……”曼陀罗误以为吟儿赶时间,急忙从身上摸出几个奇珍异宝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好意思……”吟儿忽然记起来曼陀罗对林陌情深义重,一边收下一边查验,“长话短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忍再见到驸马念‘茫然不悟身何处’,他今次带兵打自己的故乡心里一定很痛苦……”曼陀罗目中尽然凄苦。

    吟儿立马把手里东西塞了回去,冷笑“所以?做过了还想再立个牌坊?你可知这几个月在他刀下死伤的昔日战友和麾下有多少!”

    “不,我知道他早已不介意自己在宋盟心中的声名,也并不希望这世上还有哪个宋人能宽恕他。而且在我看来,他是没错的,并不需要谁宽恕。”曼陀罗继续以怜惜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这倒奇了!他自认为没错,你也能理解他,不就够了?拦我作甚?!”她其实能理解曼陀罗对林陌的一片痴心,可是还蹊跷曼陀罗为什么硬是要拦住她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并不需要我的理解。我走不进他的心,也给不了他有用的支持。”曼陀罗眼圈微红,“战地里,扶风公主不在。我希望多一个人站在他身边安慰他,那个人最好是他心上的人,可他心上向来都走不进旁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姑娘。”吟儿一愣,敌意早就少了大半,“可我是断然不会理解他,也早就与他没关系了。”她知道这个黑衫女子虽然武功杀伤厉害,心思却是单纯得犹如一张白纸,居然这样异想天开地想把自己拉拢到林陌身边安慰和取暖?!可刚刚……已经唇枪舌剑过了,绝对给了林陌当头一盆透心凉的冷水。

    “听我说盟主……我知道你和他的决裂,发生在建康那一战,其实那一战充满了误会。”曼陀罗含泪连连摇头,“他虽被纥石烈子仁强塞在征南大军中,却从来都是逍遥于世外、不谋划一策的,那天他那么巧出现在建康,真的如他所言只是想带走一抔故土,可惜陈沦姑娘和盟主一样会错了意,陈沦姑娘爱驸马至深而接受不了现实,所以当着盟主的面跳江自尽,并非驸马与我毁诺‘滥杀无辜’,更不像淮民所指‘丧尽天良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吟儿长叹一声,和性格相近的人说话就是不费力气,静下心来听时,她居然完全听明白了,“我懂了。从去年腊八被淮民们误会开始,他一点点地被迫割舍了他的过去。而我,真是把他推到今天这一步的始作俑者。”难以想象如果她是林陌,兴州大火、环庆婚宴、建康交锋、定西丧母,经历了被江湖、爱人、民众、亲人全体抛弃的种种困苦,能不能做出比林陌更好的选择?

    “所以盟主能理解他、支持他了吗?”曼陀罗大有破涕为笑的征兆。

    “不能支持,不过,好像可以理解了……”她一边把奇珍异宝又收下,一边望着一脸无辜的曼陀罗,想,难怪林陌在金国的拥趸越来越多,因为他们所有人都认为,当他无家可归,而祖国先执行不义,叛变才是他悲壮的正道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不管林陌原先再怎么无辜,他真的已经和短刀谷兵戎相见,无回头路;那她,也是时候跟她十年来想拉回林陌的妄念一刀两断了……是时候放弃素来想要他改错和忏悔的执着,同时,也是对得理不饶人的自己做一个妥协与和解“既然他有苦衷,那我和他从此就堂堂正正做一对两不相欠、再也不去论谁对谁错谁该道歉的敌人吧。”这话一出口,她自觉如释重负,十年来对他的愧疚、期待、厌恶、痛恨全然烟消云散,化为虚无,大有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的感觉。

    拿人家的手短,她想,将来若有闲暇,她倒是可以帮曼陀罗去林陌面前露露脸?

    不过,闲暇还早得很,眼下,战事已经足够令她焦头烂额了。

    

    所幸回到两军交界时,等候她多时的林美材告诉她一个好消息——找到林阡了!

    “当真!”吟儿眼前一亮,一日不见如隔三秋。

    “越溟河,紫竹林。”林美材边走边对她说,还好柳闻因一直紧跟着他才没丢。而为了安抚林阡的暴躁情绪,闻讯后渊声浣尘、忧吾思、天衍门都已陆续赶去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我们要抢占先机,确保给父亲呈现出一个还有救的他……”吟儿当然更希望林阡还有救,若然他处于一个半神半魔的平衡,她正好可以近水楼台地先把他控制稳妥。如此,金宋之间就可以暂时地偃旗息鼓,先合作帮林阡把眼前的掀天匿地阵彻底制停。